陋室銘

陋室銘朗讀

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。水不在深,有龍則靈。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苔痕上階綠,草色入簾青。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。可以調素琴,閱金經。無絲竹之亂耳,無案牘之勞形。南陽諸葛廬,西蜀子雲亭。孔子雲:何陋之有?

譯文:山不在於高,有了神仙就出名。水不在於深,有了龍就顯得有了靈氣。這是簡陋的房子,只是我(住屋的人)品德好(就感覺不到簡陋了)。長到臺階上的苔痕顏色碧綠;草色青蔥,映入簾中。到這裏談笑的都是知識淵博的大學者,交往的沒有知識淺薄的人,可以彈奏不加裝飾的古琴,閱讀佛經。沒有奏樂的聲音擾亂雙耳,沒有官府的公文使身體勞累。南陽有諸葛亮的草廬,西蜀有揚子雲的亭子。孔子說:有什麼簡陋的呢?

注釋:陋室:簡陋的屋子。銘:古代刻在器物上用來警戒自己或稱述功德的文字,叫「銘」,後來就成爲一種文體。這種文體一般都是用駢句,句式較爲整齊,朗朗上口。在:在於,動詞。名:出名,著名,名詞用作動詞。靈:名詞作動詞,顯得有靈氣。斯是陋室:這是簡陋的屋子。斯:指示代詞,此,這。是:表肯定的判斷動詞。陋室:簡陋的屋子,這裏指作者自己的屋子。惟吾德馨:只因爲(陋室銘)的銘文(就不感到簡陋了)。惟:只。吾:我,這裏是指(陋室銘)的銘文。馨:散佈很遠的香氣,這裏指(品德)高尚。苔痕上階綠,草色入簾青:苔痕碧綠,長到階上;草色青蔥,映入簾裏。上:長到;入:映入。鴻儒:大儒,這裏指博學的人。鴻:同「洪」,大。儒,舊指讀書人。白丁:平民。這裏指沒有什麼學問的人。調素琴:彈奏不加裝飾的琴。調:調弄,這裏指彈(琴)。素琴:不加裝飾的琴。金:珍貴的。金者貴義,是珍貴的意思,儒釋道的經典都可以說是金經。絲竹:琴瑟、簫管等樂器的總稱,「絲」指絃樂器,「竹」指管樂器。這裏指奏樂的聲音。之:語氣助詞,不譯。用在主謂間,取消句子的獨立性。亂耳:擾亂雙耳。亂:形容詞的使動用法,使……亂,擾亂。案牘:(官府的)公文,文書。勞形:使身體勞(「使」動用法)。勞:形容詞的使動用法,使……勞累。形:形體、身體。南陽:地名,今河南省南陽市。諸葛亮在出山之前,曾在南陽臥龍崗中隱居躬耕。諸葛亮,字孔明,三國時蜀漢丞相,著名的政治家和軍事家,出仕前曾隱居南陽臥龍崗中。揚雄,字子雲,西漢時文學家,蜀郡成都人。廬:簡陋的小屋子。孔子雲:孔子說,雲在文言文中一般都指說。何陋之有:即「有何之陋」,屬於賓語前置。之,助詞,表示強烈的反問,賓語前置的標誌,不譯。談笑有鴻儒:談笑間都是學識淵博的人。鴻:大。

陋室銘注音

ㄕㄢ ㄅㄨˊ ㄗㄞˋ ㄍㄠ , ㄧㄡˇ ㄒㄧㄢ ㄗㄜˊ ㄇㄧㄥˊ 。 ㄕㄨㄟˇ ㄅㄨˊ ㄗㄞˋ ㄕㄣ , ㄧㄡˇ ㄌㄨㄥˊ ㄗㄜˊ ㄌㄧㄥˊ 。 ㄙ ㄕˋ ㄌㄡˋ ㄕˋ , ㄨㄟˊ ㄨˊ ㄉㄜˊ ㄒㄧㄣ 。 ㄊㄞˊ ㄏㄣˊ ㄕㄤˋ ㄐㄧㄝ ㄌㄩˋ , ㄘㄠˇ ㄙㄜˋ ㄖㄨˋ ㄌㄧㄢˊ ㄑㄧㄥ 。 ㄊㄢˊ ㄒㄧㄠˋ ㄧㄡˇ ㄏㄨㄥˊ ㄖㄨˊ , ㄨㄤˇ ㄌㄞˊ ㄨˊ ㄅㄞˊ ㄉㄧㄥ 。 ㄎㄜˇ ㄧˇ ㄊㄧㄠˊ ㄙㄨˋ ㄑㄧㄣˊ , ㄩㄝˋ ㄐㄧㄣ ㄐㄧㄥ 。 ㄨˊ ㄙ ㄓㄨˊ ㄓ ㄌㄨㄢˋ ㄦˇ , ㄨˊ ㄢˋ ㄉㄨˊ ㄓ ㄌㄠˊ ㄒㄧㄥˊ 。 ㄋㄢˊ ㄧㄤˊ ㄓㄨ ㄍㄜˊ ㄌㄨˊ , ㄒㄧ˙ ㄕㄨˇ ㄗ˙ ㄩㄣˊ ㄊㄧㄥˊ 。 ㄎㄨㄥˇ ㄗˇ ㄩㄣˊ : ㄏㄜˊ ㄌㄡˋ ㄓ ㄧㄡˇ ?

陋室銘創作背景

  劉禹錫因在任監察御史期間,曾經參加了王叔文的「永貞革新」,革新失敗後,被貶至安徽和州縣當一名小小的通判。知縣強迫劉禹錫搬了三次家,面積一次比一次小,最後僅是鬥室。劉禹錫遂憤然提筆寫下這篇超凡脫俗、情趣高雅的《陋室銘》,並請人刻上石碑,立在門前。

參考資料:

1、《陋室銘》賞析 .人民教育出版社[引用日期2014-01-26]

陋室銘賞析

  銘是古代一種刻於金石上的押韻文體,多用於歌功頌德與警戒自己。明白了銘的意思,也就明白了題意,作者託物言志,通過對居室的描繪,極力形容陋室的不陋,“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”這一中心,實際上也就是借陋室之名行歌頌道德品質之實,表達出室主人高潔傲岸的節操和安貧樂道的情趣。

  《陋室銘》即開篇以山水起興,水可以不在深,只要有了仙龍就可以出名,那麼居處雖然簡陋,卻因主人的有“德”而“馨”,也就是說陋室因爲有道德品質高尚的人存在當然也能出名,聲名遠播,刻金石以記之。山水的平凡因仙龍而生靈秀,那麼陋室當然也可借道德品質高尚之士播灑芬芳。此種借力打力之技,實爲絕妙,也可謂作者匠心獨具。特別是以仙龍點睛山水,構思奇妙。“斯是陋室,唯吾德馨”,由山水仙龍入題,作者筆鋒一轉,直接切入了主題,看引論鋪下了基礎。也點出了陋室不陋的原因,其原因是德馨二字。

  在此點看出,作者寫此隨筆是經過反覆思考的,絕對不是一時的靈感衝動。絕句可以是靈光乍現,而連接無暇卻是平時的功底積累與反覆推敲了。4—7句刁難下祭出此文,並將其刻於石上,具有很強烈的針鋒相對的性質。從全文的寫作手法來看,通篇以“比”的手法一氣呵成,而不是烘託。那麼“苔痕”和“談笑”二句究竟在說什麼呢?青苔在石階上(照樣)綠意盎然,野草在荒地裏(依然)鬱鬱青青。言下之意是什麼呢?我劉禹錫在哪裏都不改本色,我所交往的都是有修養的飽學之士,沒有(你們這些)無學之輩。作者以青苔和野草來比喻自己獨立的人格,這是氣節的寫照,是不屈的宣言。

  如果說本文的1~3句是一種鋪墊,那麼4~7句則進入了真正的對抗。作者以詩一般優美的語言展示了自己的錚錚傲骨,同時,也對勢利小人進行了無情的鞭撻。

  “南陽諸葛廬,西蜀子雲亭”作者借諸葛亮的草廬,西蜀揚子雲的玄亭作類比,引出自己的陋室,及人爲自己的楷模,希望自己也能如同他們一樣擁有高尚的德操,反映自己以古代賢人自況的思想,同時暗示了陋室不陋。實際上劉禹錫這樣寫還有另一層深意,即諸葛亮是閒居臥龍草廬以待明主出山。而揚雄呢?卻是淡薄於功名富貴,潛心修學之士,雖官至上品,然他對於官職的起起落落與金錢的淡泊,卻是後世的典範。作者引用此二人之意,他想表達的意思是:處變不驚、處危不屈、堅守節操、榮辱從容的意思。既不願與世俗同流合污,又想逢明主一展抱負,若無明主,也甘於平淡的那種志向吧。這結合作者官場的起起落落,是比較符合實際情況的。

  結句引用“孔子雲:何陋之有?”,引古人之言,收束全篇,說明陋室“不陋”。表達了他對當時封建禮教的最高道德品質的追求。用聖人肯定的操守來規範要求自己,也許就是劉禹錫對自己的道德品質的最高要求。這樣的結句,不說其中的內容是何種意思,但結合題意,卻是妙手天成。因爲封建禮教是以儒家的道德標準爲最高道德標準的,孔聖人的肯定,也就爲他道德品質的論注下了最好的定論,論文當有論據,而引孔聖人言作爲論據,無疑在當時是最好的論據,充分而不可辯駁。

劉禹錫

劉禹錫(772-842),字夢得,漢族,中國唐朝彭城(今徐州)人,祖籍洛陽,唐朝文學家,哲學家,自稱是漢中山靖王後裔,曾任監察御史,是王叔文政治改革集團的一員。唐代中晚期著名詩人,有「詩豪」之稱。他的家庭是一個世代以儒學相傳的書香門第。政治上主張革新,是王叔文派政治革新活動的中心人物之一。後來永貞革新失敗被貶爲朗州司馬(今湖南常德)。據湖南常德歷史學家、收藏家周新國先生考證劉禹錫被貶爲朗州司馬其間寫了著名的「漢壽城春望」。 ...

劉禹錫朗讀
()

猜你喜歡

自今歧路各西東,事與浮雲失故蹤。已覺逝川傷別念,更來清鏡促愁容。

星霜漸見侵華髮,火影應難到洞宮。最是不堪回首處,隔江吹篴月明中。

()

掉臂兵叢自在行,歸來依舊一書生。酒邊結客千金盡,帳下翻瀾四座驚。

莫惜華年今冉冉,但期民物各平平。春寒喜孕新桐熟,二月江濤撼霧城。

()

妙年意氣已橫秋,不爲身謀爲國謀。

斥去佞臣談笑裏,英名高壓漢朱存。

()

歷歷塵沙貌,棱嶒怪爾殊。寒雲纏毳服,猛氣映虯鬚。

萬裏明王貢,羣方混一圖。追傷衰晉末,無力斬休屠。

()

返照千林酒一卮,晚山剛對弄雛時。眼中觸處成真樂,身外浮名總不知。

元亮貧來還乞食,堯夫老去只遊嬉。行雲流水無窮意,老樹精應不作疑。

()

爲問朝衣夜向晨,王程留滯動經旬。人間添線憐貧女,天上傳餐賜近臣。

預遣荔生能應節,即防柳弱欲偷春。應知晴日無雲物,肅望分明見北辰。

()